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这样的泰国,还有救吗?

摘要: 现在的泰国,实在是,该怎么说呢。

现在的泰国,实在是,该怎么说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无论你秉承着哪一种三观,哪一种意识形态,无论你对于泰国抱有一种怎样的感情,在2021年7月下旬,对于这个国家,你都会感到深深的绝望。

旷日持久的灾难,让国家陷入撕裂,无休止的内耗,又让灾难本身愈演愈烈。

已经看不到,这个国家在走向衰败的道路上,有何自救的希望。甚至于何为拯救,何为衰亡,该救火,还是应该火上添柴,让泰国在一场烈火中“涅槃重生”——这个国家的民众,也有着针锋相对的看法。

处在这样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中,甚至连替泰国“加油”,都成为了一种含义不明的废话。

你说,该怎么救?

有人说,泪水可以拯救泰国。

问题是,你为何而流泪?

是为泰国的创痛的落泪,还是为泰国人民在创痛中为你带来的“感动”而落泪?

在这段时间,我们在泰国看到了很多的泪水,有悲痛的,有愤怒的,有疲惫的,有被刻意呈现的。

也有一些旁观者,为这个民族在苦难之中所体现出来的某种圣洁的特质,而落下感动的泪水。

但是泰国压倒一切的情感,是悲伤,是失望,是“这个国家何以走到今天这幅田地”的伤心与不甘。

越是频繁地去接触,去报道,去直视这个国家的惨状,越是能够理解这种悲伤。

7月10日,泰国知名女主持Ladydna与在家中等待床位的泰国新冠确诊病人通话。

原本,女主持是想鼓励患者,教电话那头的患者深呼吸,让在家中孤立无援的患者不要放弃。

可是说着说着,Ladydna自己却崩溃了,泪水止不住地下落,最后悲伤得泣不成声,只能将电话递给身边的同事。

三天后,泰国国宝级电视主持人素拉育,同样没能忍住泪水。

那一天在新闻演播室,他连续报道了多起新闻,都是感染新冠病亡的老人和孩子,以及确诊在家中独自与病毒抗争的消息。

多日来连续的压力,以及始终在所谓“负能量”中浸泡的痛苦,终于压垮了他的神经。

这个经历过无数风浪的电视主持人,也在演播室里潸然泪下。

可是,泪水能救泰国吗?

哭,哭有什么用?

我们跟着泰国人民一块儿抱头痛哭,哭完了又如何?

他们在为同胞的苦难而落泪时,心中想到的会是什么?

作为另一个国家的旁观者,我们应该为他们的泪水而“感动”吗?

这种感动,对于这个国家惨淡的现实,是否是一种冒犯,是否能够对这个国度撑过这场劫难,起到一丝的帮助?

一个主持人的泪水背后,是多少没有被呈现的悲欢离合,多少没有被记载与告慰的悲苦?

这些泪水,即便再多,即便泪水再激发出更多的泪水,又有什么用?

也有人说,药物能够拯救泰国。

但是现在的泰国,似乎已经对“打针吃药”不感兴趣了。

7月19日,泰媒记者实地走访了泰国首都曼谷暹罗百丽宫接种点接种疫苗的情况。

一个“一针难求”的国家,一个全社会公认“疫苗短缺”的国家。一个许多人宁可用几千泰铢在医院预订一针进口疫苗的国家,其公共疫苗接种点,却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拥挤。

实际上,泰国曼谷的疫苗接种点,居然有些冷清。

每天可接待约2500人的“暹罗广场”接种点,每天实际接种人数仅为约1000人。

商会大学疫苗接种点,每天准备约1000剂阿斯利康疫苗,但实际接种剂次仅达200-300剂。

这种异常的“冷清”,部分原因是预约系统的难以使用,以及民众在疫情期间对于“大排长队打疫苗”这种高危感染场所的恐惧。

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泰国人民对疫苗的疑虑。

作为逼迫泰国政府“另觅良策”的手段,对现有疫苗的排斥,已经率先成功降低了泰国民众对泰国现有疫苗的信任度。

疫苗能不能救泰国,不好说。

但是你不想打,疫苗放这儿,又怎么可能会有用呢?

还有人说,口水能救泰国。

泪水无用,药水无用,那就用口水淹死这个国家无能的掌权者,用革命与解放的怒火,去给歧路彷徨的泰国,烧出一条活路。

于是,泰国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在疫情泛滥之时,反政府示威愈发猛烈。

示威者直接打出“新三大诉求”:罢黜巴育、缩减皇室和军方开销、换疫苗。将彻底推翻和更迭泰国现有政治体系,作为防疫的唯一先决条件。

大疫之下,聚众起事,很多中国读者都表示“看不懂泰国反对派的脑洞”。

其实,没什么不可理解的,每次看到泰国疫情恶化的消息,我们除了“泰国不给力”,就是“泰国要加油”。

在相当一部分泰国人心中,想要“加油”,就要先把“不给力”给干掉。

“三指版本”的泰国故事里,泰国沦落至此,皆乃奸相之过,是奸相庸主与奸商买办沆瀣一气,为泰国制定荒谬的政策,买来坑爹的药石。于是乎,想要救火,就要先放火,想要守城,就要先把守将的人头挂在城头。

但是,这样就真的能救泰国吗?

“攘外安内,救民灭国”的逻辑在当下的泰国是否成立,姑且不论。在街头啸聚的人们,又有什么自信,能够凭借手里的这点手段,将持枪执政七年的泰国政府赶下台?

如果没有,那么这场在街头运动除了让四面楚歌的泰国加速崩解,让日增一万早日变成日增三万之外,还能有何结果?

还有人说,和解与团结能救泰国。

就算泰国政府不给力,泰国人民也能通过传承千年的互助精神,强大的公民社会,用“心灵的力量,信仰的力量”去将下落的国家,亲手捞起。

这句话,我曾经相信,现在却有些怀疑了。

如今的泰国,充满了戾气,充满了黑白分明,动辄得咎的怨念。

女星Chompoo,在网上号召民众“捐款救国”,结果遭到群嘲。

有人说:“你富得流油,自己捐就是了,还有脸叫我们一起捐?”

也有人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是明星,就出来表明立场,出来骂一骂巴育,说清楚你站谁!”

熊猫外卖,泰国排名第二的美食外卖平台,号称泰国版“饿了吗”。

一个送饭的企业,也卷入风波,遭网上群起抵制。

原因,是一个骑手在示威中烧了国王的像,平台声明将其解雇,于是被反对派民众群起抵制,一夜之间成了泰国头号保皇派象征,在网上被吊起来打,上千张P图和文宣,在网上四处流传。

企业,也要站队,泰国每一个企业,都要划清界限,分明站队。

什么宽容包容、乐善好施、文化传统、得饶人处且饶人……在戾气深重的当代泰国社会,都已经退居二线。

剩下的,是敌我之间的不共戴天。是“为泰国加油,居心何在”的上纲上线。

泰国加油?泰国万岁?一切苦难战胜不了泰国?

你要是真的对泰国人这样说,泰国人多半会先问你,你说的是“我们的这个泰国”,还是“他的那个泰国”?

感动与悲悯,能救泰国吗?

针石与药物,能救泰国吗?

颠覆与对抗,能救泰国吗?

宽容与鼓励,能救泰国吗?

如果这些不能拯救泰国,那么这个国家走向失败与衰落的道路上,又有何良策,可供自救?

我没有这个自信,敢去回答。

但我只知道,失败,往往令人失望,失望的人往往会激发出更为沮丧或疯狂的念头,从而引发更大的失败,让一个国家从此陷入漫长的迷失与循环下落之中。

这样的泰国,你说,又该靠谁去拯救呢?

我们没办法,只能在这条船上当一个安静的看客,看着船体下沉,火光四起,上等舱卸下救生艇,下等舱在船长室前与水手扭作一团。

小提琴四重奏,在倾覆的甲板上,奏响动人的乐曲,吟诵感人的传说,却不知一曲终了,寄予何人。

而冰山,就在前方。

我们在船上,尚不想弃船而逃。

我们当中的大多数,对这艘船有感情,愿意看到她的兴旺,她的平安。

即便有时,有些牢骚,也不像那些在远方的岛屿上隔岸观火的人们,只会对这艘茫然失措的航船发出不屑一顾的讥讽。

但是,对于我们,寄居于暹罗海轮之上的中国乘客,我们当中的很多人,的确已经被眼前的惨状揪住了心神,被压倒性的失望与叹息掩盖了心中所有的一切。

我们心中,依旧愿意歌颂她,祝福她,为危机之中的泰国,奉献我们的一己之力,两泪纵横。

我们相信这艘航船,将会走出风雨,停靠彼岸。即便这种相信,是一种情感,是一种见证过泰国往日祥和与光辉之人,所笃信的愿念。

让我们这些寄居的乘客,再一次见证你的奇迹吧,泰国。

再一次看你一骑绝尘地地冲出险滩,再一次在你温暖的甲板上,晒一晒心脏和骨头里积聚的寒气。

我们愿等着,等到那一天的来临。

无论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泰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Archiver|泰国网

GMT+8, 2021-9-28 21: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